我愿意。陆尔说道,姜承先生,无论你今后贫穷还是富裕,健康还是苦于疾病,我都愿意成为你的伴侣。

    他拿起戒指盒里面对戒的其中一只带上。

    当年客户告诉他戒指的佩戴者是两位男性的时候,因为拿不到两个客户的手指尺寸,最后做成了开口式设计,没想到最后倒是便宜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戴完,又掏出另一只,抓住姜承的手给他戴上,好了,现在你是我的人啦,我已经栓住你了!

    这话刚说完,他又想到那条早就完工的腰链,于是跑进工作间,捧着腰链出来系在已经站起来的姜承的腰部。

    这根腰链正常使用的话只是很普通的腰饰,勾勒出姜承毛衣下锻炼良好的身材。

    陆尔被蛊惑了一般抱住姜承,然后蹭蹭他的喉结,我们都要领证了,是不是做那种事情也合法了呀?

    姜承搂住他,压下喉咙里的笑意,对。

    他亲了一口过分主动的爱人,将他抵在沙发的扶手上,等会儿就没机会给你后悔了,真的这么好奇?

    对!陆尔中气十足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好奇害死鹿鹿。

    姜承去拿了瓶装的透明液体,倒在掌心捂热了才开始动作。

    陆尔一开始还能意识清醒的哼哼两句,后面就晕乎乎地只知道求饶了。

    姜承这个狗男人,嘴上答应的好好的,说着这是最后一次,实际上根本不知道还有多少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