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网络小说 > 未分类 > 情滞幻野【简体中文】 > 《121》血色风暴:绝对禁区(中)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某天晚间,津被秘密叫到一个大厅,里头灯光虽然昏暗,却聚集了许多人,一群一群各自分散着享乐。远远的,就可以看见珘光标志性的火焰头发,他惬意的靠坐宽大长椅子上,左拥右抱,身边还围绕许多女人斟酒、捶腿,嘻笑打闹甚是愉快;感觉自己似乎来到高层干部的俱乐部,津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人,也不知道被唤来做什么,于是,只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待着…。

      前方有个像舞台的高台,灯光聚集,布置的非常豪华、还有一张犹如给帝王享受的卧椅。津好奇的观望着,忽然注意到旁边昏暗里传来奇怪的声音,她斜眼瞄了过去,一个男人喝酒,和旁人聊天同时,手不断抚摸在两腿间,定睛一看,才发现他胯下埋了个脑袋,不断晃动…;好巧不巧,视线一带,另一边交抱在一起的男女前前后后竟然有四个。

      画面简直太刺激,真是淫乱至极的国度,她冷眼看了一会儿,便撇开目光,更多往阴影里站进去。

      「现场佳人绝对精挑细选!」主持人模样的男子大声宣布。高台上站着许多性感美女,正朝台下献吻。

      「今晚幸运的宠儿是…」

      「雷宾!」

      台下有羡慕叹息、有哥儿们间的揶揄,只见成群晃动人影中,一名男子脱影走上华丽的台子,他的个子特别矮,在看清楚对方脸孔,津捂嘴,立即感觉一阵恶心…是那个矮子。

      雷宾为自己今晚能被选上,享受这些特别挑中的极品女人,感到极为兴奋、得意。大王一样的坐上那张特制的豪华尊荣椅子,一名火辣辣的高挑网袜女郎立时拿着两只水晶杯上前,递了其中一杯给矮男子,两人互干后,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  喝了药剂,雷宾的阴茎当众勃发,他人虽然短小,那话儿的尺寸却出人意料…他得意的挺起胸膛坐着,展现自己的雄力,场中的女人纷纷发出惊喜赞叹,此时的网袜女郎难掩亢奋,立即上前和他调情,很快两人做了起来…起先雷宾很舒服,然而不久之后他的脸色却变得惨白,哀号出声…他猛地抽手想去推掉在身上起伏摇动的女人,才发现不知在什么时候,另一个女人把他的手脚都给固定在了帝王椅子上;不久网袜女郎起身离开,来了第二个女人,她一上来便轻易揉硬了矮子…怪的是,雷宾明明被握得舒爽却又显得抗拒,接着女人拉掉裙子,张腿套入男人阴茎扭动起来…矮子却脸色一变,开始像杀猪一样惨叫…像是被大白鲨给咬到。无论他怎么叫,身上的女人只把他当作按摩棒,尽情的享用。

      雷宾猛烈动着被固定的双手,他想跑,却被束紧在特制躺椅上,被成群饥渴的女人轮奸,只见他痛苦的目珠凸出欲裂,布满血丝,从对要侵犯自己的女人狰狞威胁恫吓,到频频哭号求饶。

      这是什么情况?津看得目瞪口呆,面色僵硬…她终于看懂了,每当要获得快感、进入极乐时就是地狱…矮子喝的药却不断强迫他敏感勃起。除了第一次的交合还能感觉到舒服,那之后,每一次进入女人的阴道就变成刀山火海的痛苦折磨。

      比起一刀解决一个人,更要让他活活受折磨,在内心和肉体感知都在性事上留下无穷尽的阴影…

      整个大厅里都是矮男子的惊惨哀号,还有其他人的起哄喝采与狞笑,津惧怕昏眩的退了几步…这样折磨人的心态,自己曾经从一个人内心感受过!

      大厅深处,首领就坐在那里的大椅子上,漆黑中除了一双冷漠的绿色眼睛,叫人看不见他的表情,而他身边的女人全都安分的围绕脚下,平静望着舞台上的惨烈。这时,一名手下来到他身边耳语,首领的目光立时精准锁定了津所在的位置方位,那距离很远,人多且昏暗,却难不倒他的眼力。他打了个手势,示意把津带过来身边…

      这时候的津已经看不下去,鼻子抽着泣,浑身颤抖,她转身就要跑掉,身后却有人将她捞抱起来,走向厅里一处…在落入漆黑时,旋即被一双手接住。

      黏重烟气冲在头顶上,津仰脸,对上带有绿芒的眼睛,首领嘴里斜斜咬着烟,脸上没有情绪波动,手掌拉开她的衣服,直接摸了进去,细细抚着温热的肌肤…津随即明白对方用意,首领在验收范斯的工作成果。

      她面对首领跨坐在他腿上,他们没有对话,在吵杂人声中,感觉首领的手摸进自己双腿间,精准的揉弄在阴蕾上。只是为了吸食罢了,这段时间里,津慢慢清楚这样的关联,因为自己在高潮后比较能松懈,只有这种情况首领才好进行吸食。男人插弄着怀里的女人,津却只是紧绷,虽然背对,但身后哀嚎凄惨的声音清晰的叫她痛苦。

      首领的唇来到她耳边,轻呼着浓厚烟味的热气,低声的说:「这是他的报应。」

      津抬头,睁着惊恐的眼睛望着男人一脸的平淡森然,生命背景和性格导致认知严重差异,加上太过紧张,她完全听不明白,这场刑罚秀是专为她而办的。

      心惊胆颤的环境,复杂的心情,使得津根本无法感受到首领给她的欢愉,两手握着男人的上臂,身子不住紧绷起来。围绕首领身边的还有许多美艳的女人,因受到冷落而显得面孔阴冷,要不是范斯的提醒,津不会注意到她们的目光,仿佛一根根扎人的细针…

      源灵生的回应让首领清楚知道,津完全没有照羽诺和一些女人过去教给他的经验那样,会因为残忍的报复而心情转好。她甚至又开始出现封闭的迹象。

      他不明白,这真是麻烦!

      「珘光,把他结束掉。」感觉到怀里女人迟迟进入不了状况,首领丢下这句话,直接起身带着津离席。

      出了大厅,来到无人的廊道,首领将她按躺在巨大柱子间的石台上…;津望着他泛光沉默的绿眼睛,默默承受两人性器的连结交合…喘息、娇吟,空旷石廊逐渐响起肉体厮磨碰撞着,她以为自己已经习惯这样混乱污秽的状态,被动接受着自己的命运……

      自那之后…津便足不出户,也不再进食,要让自己彻底虚弱,一旦被吸食或许身体承受不住就会死亡。

      §

      和津一战,血帝元气大伤,由于她是和同样持有梦魇的鸦殇岭首领联手,又是直接从相连的梦魇脉络内部进行攻击,对血帝造成极其致命的伤势。回到炎谷,血帝一口气干了自家里的源井,却仍远远不够,只得把触手伸向垩领大陆,广撒网,吸食一切能吸食的作为修复自身、和维持叁个梦魇的材料;正因如此,使得整个大陆顿时陷入更加严重的腐疫危机,而那些到处杀害无辜的红色长条生物,就是他的魔肢触手。

      只不过,血帝伸出触手仍要消耗自身能量,最后取得食源的效率也远不及源井,使得修复十分困难缓慢。

      而血咒荒原这边也因血帝过度取用源井能量,使得早就如将残灯火的源井,其枯竭提前到来,血咒魔族顿失食源,陷入空前绝境。

      屋漏偏逢连夜雨,就在血帝忙于吸取能量自救,骨垩族整顿好阔星军团,破天荒大举进攻血咒荒原,直剿他的炎谷据地。这对血帝来说无非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  「血帝的末日到了吗?」

      炎谷一带烽火连天,把夜晚烧成白昼,一名蓝色长发飘然的优雅女战士,带着大批心腹,双手抱胸,站在远处丘陵上隔山观虎斗。